內丹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內丹
丹學術語
心性命 精氣神 大還丹 小還丹

性命雙修 三花聚頂 三車搬運
三家相見 九鼎煉心 龍虎交媾
煉精化氣 煉氣化神 煉神還虛
煉虛合道 坎離顛倒 合符行中
五氣朝元 脫胎換骨 築基 煉己
調息 得藥 採藥 火候 進火
退符 溫養 沐浴 活子時 河車
玄珠 關竅 周天 女丹 斬赤龍
太陰煉形 元貞之體

內丹,道教方術之一。顧名思義,所謂「內丹」也就是人體之內的「金丹」,它是與「外丹」相對而言的。如果說外丹是採取地中的礦物石煉製而成的一種外在藥物,那麼「內丹」則是從人體自身尋找基本的原材料,通過特殊的程序操作而得到的一種內在藥物。道門把人體的精氣神當作內在的原材料,力圖通過此等原材料的加工與煉製,形成可以滋補人體的「大藥」。由此引申開來,形成了煉製內丹的方法和理論。因此,從廣義上說,「內丹」既指體內之「丹」,也指煉製體內之丹的程序理論。前者是從「物」的角度說的,後者是從「理法」的角度說的。

內丹術的淵源

內丹術注重人的精神調理與呼吸方法的運用,力求氣血的流暢和身心健康。古人以精氣神為性命之本,故而「內丹學」被當作「性命之學」。「內丹」這個名稱雖然比「金丹」晚出,但力圖通過內煉而延年益壽的觀念及方法卻具有相當悠久的思想淵源。根據《呂氏春秋》、《莊子》、《路史》等書的記載,相傳上古的「陰康氏」為了消除陰雨潮濕給人帶來的危害,發明了「引舞」,以導引氣血的流行,這種「引舞」可以看作上古時期煉形的特殊方法。根據《黃帝內經》等書的記載,黃帝曾經進行「移精變氣」的修煉,這可以看作是後世內丹學「煉精化氣」的雛形。此外,《莊子》書中有「心齋」、「坐忘」之類的精神調理方法,這是「煉神」古老傳統的文化遺存。這一切,為內丹術的誕生奠定了基礎。從實踐來看,道教內丹術實際上在漢末魏伯陽的《周易參同契》問世時就已經形成了一套可操作的理論,只是那時候沒有使用「內丹」的術語而已,魏伯陽在《周易參同契》中使用了「還丹」的術語,他所指的「還丹」既包括「外丹」,也包括「內丹」,因為魏伯陽在書中有關於「內以養性」方面的諸多論述,這些論述被置於「還丹」的框架之中,因此我們有理由認為漢代已經有「內丹」的實踐活動,而沒有使用「內丹」的術語。

內丹術的發展

從現存文獻看,「內丹」一詞最早見於梁陳時期佛教天台三祖慧思,他曾經言及「藉外丹力修內丹」。這表明南北朝時期,道門的內丹術已經流行並且被佛教所注意。又據《羅浮山志》的記載,隋朝的蘇元朗陳述了以「身為爐鼎,心為神室」的內丹操作,體現了當時道門中人以外丹燒煉比喻內丹操作的思維路數。自此以後,以外丹為內丹比喻的思維路數一直為道門所應用。自唐末開始,以鍾離權呂洞賓為代表的一批道教學者注重內丹的修煉。這種傾向在宋代表現得更為明顯,陳摶張伯端王重陽等人力主內丹之學。其後,論述內丹的各種著述紛紛問世,並且形成了許多流派。其中有所謂中派東派西派之分。所謂「中派」以元初從金丹派南宗合流於全真道的李道純為代表,李道純總結南北二宗之學,其丹法以性命雙修為特色;「東派」以明代的陸西星為代表,陸氏的丹法從築基、煉己、攝心修性入手,在見性之後則男女雙修;「西派」以清代四川的李西月為代表,李西月宗承張三豐、陸西星等人的丹道學說,於煉心方面多有精到見解。

內丹術的概念

道門中人從天人相應的立場出發,認為人體與宏觀宇宙是相對應的。就存在性質而論,人體也是一個小宇宙,大宇宙具備的運行規律,在人體小宇宙之中也是存在的。天體中有日月星辰,人體也有日月星辰。內丹煉製理論強調效法周天運行規律。根據陳虛白《規中指南》等書的陳述,內丹修煉以「玄牝、藥物、火候」為三大要素,所謂「玄牝」在不同的典籍之中具有不同的意義,《規中指南》以「爐鼎」為「玄牝」;所謂「藥物」就是人體內的精氣神;所謂「火候」就是內丹修煉過程中精氣神調節的度數。道門通過具體的修煉,總結了一套對於人體健康有用的操作方法。在今天看來,內丹修煉雖然不容易掌握,但對於身心健康而言確實具有特殊的功效。在科學繁榮昌盛的時代,道教內丹學依然煥發出耀眼的光輝,今人應該認真發掘傳統內丹理論所包含的生命智慧,以為未來生存之裨益。

參考資料

  1. 卿希泰、詹石窗主編:《道教文化新典.金丹編》(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99)。
  2. 詹石窗主編:《金丹派南宗研究(甲、乙、丙)》(台北:中華大道社,1999至2000)。

相關條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