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籤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道觀裡,經常有籤筒,內置籤條,常用竹木片製成,信眾可以從中隨機抽取其中的一條,依其上所載辭句,判斷吉凶,體會神意。不過,大約是為易於操作,現今的道觀中籤條已經一分為二,在筒中的竹木片只存數碼,抽得之後,憑其號取得另備的紙質籤條,上著籤詩。抽取的形式,則通常由當事人持籤筒,在神前禱告,然後搖動籤筒,直至有一根從中跳出,即算是神賜之籤。求籤是民眾經常到道觀中進行的一項占問吉凶禍福的活動。

求籤至遲產生於唐朝末年的道觀中,後來幾乎遍及一切神廟、宮觀和寺院。求籤活動是甚麼時候開始的,具體年月不大容易確定。但最遲應當出現於唐末。五代時,有位宰相盧多遜,年幼時,父親帶他到雲陽觀與小朋友們一起念書。觀內廢壇上有古簽一籤,小孩子競相拿來玩。當時盧尚識字不多,取得一籤,回家給他父親看,籤詞是:「身出中書堂,須因天水白。登仙五十二,終為蓬海客。」父親很高興,認為是吉兆,便將籤留下。後來盧真的做了宰相;而他的失敗則是因為派手下趙白與秦王廷美聯絡,事發後流放於南方,五十二歲死於朱崖。籤中的話竟然一字不差。[1]五代時間很短,盧多遜實生於唐末,他幼時廢壇上已有古籤筒,足見籤的出現尚在此前。

產生於道觀中的籤,後來被普遍採納,佛教的寺院,民間的神廟,也都擺上籤,供人抽取。

籤與神靈

籤多以所依托的神靈命名:籤是依於神示的,某某籤條上的辭句被認為是該神的教導、啟示、預言,因此籤皆以神名,稱某某(神)靈籤。中國民眾崇拜多神,所以籤的種類也極其繁多。從理論上說,有多少神有專廟或專殿,就有多少籤。當然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多。不過,在一時一地在周圍神廟中找到多種靈籤還不是難事。容肇祖先生於七十多年前,曾去各祠廟收得籤書十八種,計有關帝都城隍土地灶神華佗康公上帝三界聖帝呂祖醫靈大帝東嶽大帝天后財帛星君觀音等簽。[2]從求籤的神廟看,道教系數的宮觀和由民間信仰併入道教的神廟佔著大多數。容先生看到的是近代的籤,道藏中尚收有明代的籤以及可能更早的籤。其中《四聖真君靈籤》可能是宋元時代的,因為四聖即天蓬、天猷、黑煞和佑聖將軍崇拜盛於北宋和南宋,明代已不那麼時興,而且其中的佑聖將軍自元代起地位日高,明代已升格為玄天上帝,以四聖為名的靈籤以出現於宋的可能性最大。在有關玄帝的道書中,也存有玄帝靈簽。《洪恩靈濟真君靈籤》則決然肯定出於明,因此兩位真君於永樂年間始大大地行時。其餘像《衛房聖母靈籤》等具體出世時代便不怎麼好考証了。現今的神廟宮觀,不少置有籤,其籤也皆以該宮觀神廟及寺院的神明為稱。

籤的靈驗

對簽的信賴程度與對神靈的虔信程度成正比:明代真武大帝信仰極盛,人們對其靈簽的信賴也特別地深。明顧起元《客座贅語》卷七《玄帝靈籤》云:

「北門橋有玄帝廟,相傳聖像乃南唐北城門樓上所供奉的,移像於今廟,廟有籤,靈驗不可勝紀。人竭誠祈之,往往洞人心腹之隱與禍福之應,如面語者。余生平凡有祈,靡不奇中。乙酉,余一四歲女偶病,祈之,報云:『小口陰人多病厄,定歸骸骨到荒丘。』已而果(土勿)(mo,義同歿)。庚子余病,三月祈之,報以『宜勿藥候時』。四月祈之,『病宜增,骨瘦且如柴』,已而果然。五月祈之,報云『而今漸有佳消息』,是月病果小減。六月祈之,報云『枯木重榮』,此月肌肉果復生,駸駸向平善矣。余嘗謂帝之報我,其應如響,迄今不敢忘冥佑也。它友人祈者,尤多奇應。」

這種靈驗究竟應當如保解釋,且置勿論,這兒只想指出,因神之威信而增加了對籤的信賴,而籤的靈驗又加固了對神的信仰。如此循環,使靈籤的信仰在社會上根深蒂固,流傳不絕。

籤文

從清代及於近代,觀音、呂洞賓和關帝在民間信仰中影響最大,而他們的靈籤,也更被虔信。這幾種籤求之者既多,幾百年中主其事者又多次加工修訂,形式上也最為完備。以關帝靈籤為例,其簽詩一百首,外加「籤王」一首。一百首詩各有一個取自歷史或者神話傳說乃至於小說、戲文的故事為標題,又在詩後標「聖意」、「東坡解」、「碧仙注」,復有「解曰」、「釋義」,都是解釋籤詩的,但顯然不出於一人一時之手。另附「占驗」一項,記載前人得此兆時應驗的事跡。

總之,此類籤求之者歷代不竭,促使其愈來愈完善,更取得優於它籤的外觀。籤詩實際由人們編製。過去杭州西湖邊有月下老人祠,所供的神靈據說是專管人間婚姻的。來此求籤的當然以未成婚者為多。有好事者為月下老人製訂了籤詩,是雜取歷代詩詞歌曲之辭及四書等典籍的詞句編成。以《詩經》首篇中名句「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為第一籤,而以《西廂記》中「願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屬」為最後的第五十五籤籤詩。表達了對人們婚姻的祝願,也很有趣。

求籤活動是民間崇道的形式之一,往往成為一方風俗。比如香港的黃大仙廟就很典型。黃在仙祠作為香港地區道教的宮觀之一,也是一個極有特色旅遊景點。其風俗特色就在於求簽者眾多,乃至於解籤算命為營生者雲集。其它神廟的靈籤也常吸引著大批的信眾。民間有一種說法,籤的靈不靈尚在其次,重要的是解籤的要靈。籤文多以詩的形式出現,大多數一些象徵,含義比較模糊,所以要請人講解。在道觀中則多由道士講籤。實際在解籤的過程中,道士們往往在分析籤意時,也講一些應當採取的生活態度等,多少寓有一些道德教化的成份。

註釋

  1. 參看宋.釋文瑩《玉壺清話》卷三。
  2. 參看《占卜的源流》,載《古史辨》第三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