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乩

出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扶乩又寫作扶箕、持鸞,也稱降筆。係用兩人或一人扶住一種架子,在預設的沙盤上寫出文字或圖形,並作出解釋。凡道經的撰寫,與神仙的問答都常採取此法。民間的參與則主要是占問吉凶,請神仙佛祖予以排憂解難。扶乩曾經在全國各地都很興盛,目前則主要在台灣、香港等地的道觀中仍舊存在和活動,其它尚未進入道教系統的民間神廟、鸞堂,也有相當數目。

目錄

概說

扶乩乃古代「天人交通」術的一種,又名「扶鸞」。占卜的工具有乩架、乩筆、乩盤。T字形的柳木架,用以懸著乩筆,乩盤則是供乩筆寫字的工具,盤中鋪砂,以見錐畫痕跡。扶乩起於古代,明清時盛行於士大夫間,並盛行於現代某些民間道教團體。

起源

扶乩起於民間請紫姑的活動,大約從南北朝起就已出現,而唐宋以後愈益興盛。據南朝劉宋時人劉敬叔《異苑》卷五記載,當時有所謂紫姑神,相傳是人家小妾,被大老婆所嫉,經常派她幹臟活,因此在正月十五日激憤而死。所以世人在每年的這一天,做成她的偶像,到廁所、豬欄邊去招她。捉偶像的覺得沉重,便算是她降臨,設酒果供奉,那偶像便跳動不止。又能夠用她來占問吉凶。請紫姑神便是扶乩的最初源頭。不過從劉敬叔的記載看,當時並沒有用箕,只是用其偶像。但至遲在唐朝,已經出現了用箕請紫姑的方式,到了宋代,就更普遍了,請神的日期也不固定於正月十五,而可以是任意的哪一天。北宋的沈括、蘇軾等人,都記載了當時請紫姑的情形。就關係到我們的研究而言,其中蘇東坡的記述最值得注意。他說到,請神的辦法,是用草木做偶像,給她穿上衣服,手中插入筷子,派兩個小孩扶著,以筷子寫字,自道其來歷,並與人相酬答。[1]宋張世臣則更說到,當時的請紫姑,是用筷子插在筲箕中,在桌子上布灰,讓筷子在上面寫字。這樣,從南朝的迎紫姑,發展到宋代,已經完全演變出扶箕的基本模式。

演變

扶乩進入道教後,影響到道書的創作方式。扶乩是甚麼時候進入道教的,具體年代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宋代已經有了用扶乩的辦法降下天篆或者編寫其它道門文字的。蘇軾談到他自己在黃州(今湖北省黃崗)汪若谷家中,獲紫姑所賜的篆字,筆勢奇妙,字不可識,神稱其為「天篆」,內容是《天蓬神咒》。按天蓬咒南朝時即已流傳於道門中,陶宏景便曾經提及。宋代,天蓬為四聖真君之一,朝野所熟悉。從這一例中可以看到扶乩扶出道教秘文的情形。[2]同時,宋代的扶乩請神不局限於姑,而泛請各種神、鬼,其中也包括各路神仙。南宋洪邁提到,有人在扶乩中供奉玉虛真人太乙真人南華真人等道教神仙。神仙可以通過扶乩降臨,當然也就可以請他們當場啟示教化。這樣就出現了用扶乩記述神仙教導,以至於創作道書,傳授道法。比如,自宋以後,呂洞賓在道門和民間都有極大影響。清代陳德榮《呂祖全書序》說(呂祖)「飛鸞演化,雖婦人小子,無不知其名號者」。江夏的涵三宮乩壇,呂洞賓下降凡四十餘年,前後所演經典很多。這部份材料,都被編入今本《呂祖全書》。順便說一說,該《全書》中的大多數詩文、仙經,都是用扶乩方法創作的。其它道書,也多有借扶乩造就。現在香港地區仍然流傳的《呂祖無極寶懺》,便是扶乩所得。

形式

扶乩設定壇場後,形式也日益規範化,引進了道教請聖的諸種方法和符咒。一般乩壇有專門的乩盤,由一人或兩人手扶乩架,於沙盤上寫畫。也有直接由乩手用筆寫在紙上或其它材料上。大型的乩壇有扶乩和讀乩者,也有抄乩者,出現了分工。

方法

方法有五種:

  1. 其一為天壇,空懸鐵筆,下放砂盤,請仙聖臨壇,鐵筆自動下降砂盤並寫出字來。
  2. 其二為法壇,須長齋不葷且具童貞體之男或女一人雙手扶著木筆,仙聖臨壇,即能感應地寫出字來。
  3. 其三為仙壇,只要食長素者二人共扶乩筆。
  4. 其四為神壇,二人只要誠心,亦能請神臨壇。
  5. 其五為鬼壇,任何人皆可以扶動,亦須二人。

依內容分,扶乩的基本類型有問疑、問藥、問道、詩詞酬唱等,也常有長短不一的道德說教。扶乩原來的主要用意便是占問吉凶禍福。經過發展之後,這一原初的功能仍然保留了下來。舊時代讀書人往往借它問前程,甚至問試題。當代參與扶乩的,問前程,問生意,問出門吉凶,問婚姻,都還佔有相當的數量。這類乩文中有部分是談論社會氣運,預言歷史變化的。古代不論,近代香港地區流傳的《諸葛武侯乩文》,就是在1930年代扶乩所得。信之者認為它的不少預言已經應驗。不過此類預言,大多言辭恍惚,不易猜測。他們與民間流傳的《推背圖》、《燒餅歌》等預言治亂的術數比較相似。

另一個重要的內容是問藥。民間的百姓,遇到疑難雜症,求醫無門,往往去問乩仙。一般乩手都會口述一些簡單的藥方。有時也會有人專門就醫藥問題與乩仙討論,所得也有匯編成冊的。香港地區流傳著一本《醫道還元》,便是扶乩所得。不過所說皆平平,沒有很深的理則,更談不上有甚麼創見。在道教宮觀中的乩壇,經常有談道的乩文,乃至於整本的論道之書出現。這些乩文或乩書,所談之道,內容又因所請亦即當事人所需而不同。有談丹學之道的,也有泛說大道精義,或者論道德教化的。明代江蘇人陸西星,曾稱有呂洞賓等仙人下降,予金丹大道,觀其記錄《三藏真詮》,正是一部扶乩的乩文匯集。當代的乩文有關談道的也很佔比例。至於某些好事者以扶乩為戲,與降壇的仙人乃至於人鬼、狐仙唱和為樂的,也有人在。

作用

扶乩不單只為「天人交通」,張三丰解釋:「乩以度人覺世為功,故仙聖借其乩以默相天下。……仙聖有愛人之量,假乩筆而勸善懲惡者有之。仙聖有救人之心,假乩筆而開方治病者有之。若云判斷禍福,求名利,求地理,皆方士所為,上界正神,察其奸計,未能有逃天罰者。」

結語

乩壇有用毛筆作錐筆蘸墨寫在紙上者,筆畫超脫,非凡人所能為。四字即為乩筆,善書者亦為歛手,而作乩手者不必能書,甚至不識字,亦奇事也。 目前的鸞堂以台灣為多,香港地區也有相當數量。它們在社會上起著某種傳遞若干道德教化的作用。

對於扶乩的神秘性,歷來記述的多,研究討論的少。1940年代,許地山先生曾有《扶箕迷信底研究》一書出版,對其源流有過系統討論。近代的學人,或者將之當成催眠術的一種,如《清稗類鈔》中就有這樣的說法。而信之者則堅稱確有仙佛臨壇。

參考資料

  1. 胡孚琛主編:《中華道教大辭典》(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頁832
  2. 戴源長編:《道學辭典》(台灣:真善美出版社),頁111-112

註釋

  1. 參看《東坡集》卷十三《子姑神記》
  2. 參看《東坡集》卷十三《天篆記》
個人工具
其它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