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聖帝君覺世真經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關聖帝君覺世真經》又稱《覺世篇》、《覺世寶訓》,簡稱《覺世經》,成書年代不詳,一般認為是清初:「相傳康熙七年夏,降乩於沃鄉之樁園,授之王貞吉等,帝親製序」[1]。自十八世紀以後,《感應篇》、《陰騭文》與《覺世經》三部最受尊崇的善書,結集一起以「三聖經」之名刊行。《覺世經》與《感應篇》、《陰騭文》兩部最具影響的善書並列一起,成了民間宗教的「聖經」,足以說明其重要地位。

簡介

《覺世經》是關帝降筆的訓示之語,全文約640餘字,撰作要旨是使世人醒悟,俾知改過遷善。在內容方面,與《感應篇》相比,《陰騭文》的佛教色彩比較濃厚,而《覺世經》儒教的色彩比較強烈,好比開首兩句強調忠孝節義為立身之本,要人們遵行:「帝君曰:人生在世,貴盡忠孝節義之事」。我們閱讀《覺世經》[2],可細分為六章,現略述如下:

  1. 第一章由「帝君曰」至「禮神明」句,是全篇綱領,勸人要為善去惡,忠孝節義乃人道之大綱;
  2. 第二章由「孝祖先」至「教子孫」句,說明倫常之道是為善之先務;
  3. 第三章由「時行方便」至「吉星照臨」句,指陳眾善之事,望人奉行以召福報;
  4. 第四章由「若存惡心」至「遠報子孫」句,詳言為惡致禍之事,明其報之不爽;
  5. 第五章由「神明鑒察」至「作惡禍臨」句,承上二章福善禍淫之說,回應首章神明握鑒察之柄,以警人悔悟;
  6. 第六章由「我作斯語」至「眾善奉行,毋怠厥志」句,著墨福善之事,勉人奉此篇而行。

註釋本

《覺世經》是關帝善書之中流通最廣的一部,對經文既有文字註證,也有繪圖解說。據《關帝事蹟徵信編》、《古今善書大辭典》等書,及北京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圖書室、廣州中山文獻館館藏,十八至二十世紀上半葉有以下多種註釋本:

  1. 乾隆十年(1745年)夏綸撰《覺世篇註證》;
  2. 乾隆三十年沈維基撰《覺世寶訓圖說[3]
  3. 道光五年徐謙纂輯《覺世真經闡化編》;
  4. 覺世經註證》咸豐元年潘恩誥自序,姑蘇彭氏原本,收進吳引孫輯《有福讀書堂叢刻》,《藏外道書》所收即據此版本;
  5. 覺世經圖說》(另名《求福編》),姑蘇彭氏原本,毘陵李淦寫圖,道光年間前==成書==
  6. 咸豐年間黃啟曙彙輯《覺世真經註證》,收進《關帝文獻匯編》第六冊,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1995年出版;
  7. 鄧潤川註證《覺世經註證》,光緒三十年序;
  8. 楊鍾鈺編《覺世寶經中西彙證》,1937年刊。

傳播

《覺世經》等關帝善書的傳播不僅限於書面文字,還有繪圖、歌謠、講說、演戲、碑刻等方面,可見勸善方式的多樣化,以下就宣講誦讀關帝經文的場合與關帝廟的場所兩方面加以說明。

首先是講善書,對窮鄉僻壤識字不多的民眾來說,宣講的教化與娛樂作用,並不亞於書面文字。日人直江廣治於1940年代在山西碰上講善書人在鄉村宣講,認識到口頭講說對關帝信仰普及的影響:「在太原,我曾經看到兩個一起流動講善書的女人,……善書中有《關聖帝君覺生真經》[4]等與關帝有關的東西,這是值得注意的。關帝信仰的普及有種種原因,許多人已經研究了這一問題。我認為,關帝信仰能夠到達偏僻的村落,能夠普及到如此程度,以及直至今天村民們仍對關帝持有誠篤的信仰,所有這些都不能忽視前述說書人和講善書人流動於鄉村所產生的影響」[5]。值得注意的是,《覺世經》等善書也成為清代後期義學、家塾蒙學教材。如咸豐年間塾師在課餘講解《覺世經圖說》:「塾師史慎庵先生以兒輩初授讀,暫輟夜課,借得《覺世經圖說》一書,「於燈前月下為兒輩按圖講解」[6]。誦讀《覺世經》,還見於祭祀關帝的禮儀之中。十七世紀在日本長崎的華僑將關帝視為守護神,據記載,祭祀關帝儀式甚隆重,除了擺設祭品、舞龍等酬神活動外,還請僧或道誦讀《覺世真經》[7]

遍布各地的關帝廟,也有助關帝善書的傳播。如十九世紀以來北京前門關帝廟,除了是善信拜神求簽之地,也是「捨善書」的集中地。據《都門雜詠》載:「每月初一、十五,各廟多捨善書,惟前門關帝廟更多」。直江廣治於1940年代到山西解州的關帝廟,在廟前路邊看見有善書出售。筆者前往泉州考察,在通淮關帝廟內看到道光二十年蘇廷玉書的《覺世真經》,刻石存於壁上。關帝善書不僅在中國流通,在日本、韓國、越南也有刊行流傳。《覺世真經》早在1730年於日本再版,北海道的華僑團體──中華會館尊奉關帝,把《覺世真經》全文雕刻在中華會館內關帝祭壇背後的木板屏風上[8]

小結

清代各地普遍信仰關帝,除了朝廷的崇祀、小說曲藝的渲染、神跡傳說外,關帝降筆著成善書的流通,也是其中一項主要因素。日本學者窪德忠在《道教入門》一書中認為:「關帝信仰所以如此廣泛,這與《三國演義》的普及,《關聖帝君覺世真經》這本善書的存在,以及扶乩時往往出現關帝神的旨意等不無關係」。關帝善書,以《覺世經》與清中葉成書的《明聖經》為主體,加上對經文的的註釋書,靈驗記、靈簽、散篇的勸善文,自通都大邑至窮鄉僻壤皆有流傳。其中《覺世經》與《感應篇》、《陰騭文》編集為「三聖經」,關帝善書的重要地位不言而喻。

參考資料

  1. 黃啟曙彙輯《關帝全書》、《覺世真經註證》,見《關帝文獻匯編》第六冊(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1995年)。
  2. 《覺世經註證》,咸豐元年潘恩誥自序,姑蘇彭氏原本,收進吳引孫輯《有福讀書堂叢刻》。
  3. 鄭喜夫〈關聖帝君善書在台灣〉,《台灣文獻》第34卷3期,1983年9月。
  4. 游子安〈《覺世經》與清代關帝信仰的傳播〉,刊於《道緣》第26期,省善真堂2000年2月出版,附錄書影:(1)《覺世經》原文、(2)乾隆三十年沈維基撰《覺世寶訓圖說》。

註釋

  1. 周廣業、崔應榴輯《關帝事蹟徵信編》卷30
  2. 見書影
  3. 見書影2
  4. 應為「覺世真經」──引者按
  5. 直江廣治著、王建朗譯《中國民俗文化》,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6. 《覺世經圖說》,劉華勳〈重鐫覺世經圖說序〉,同治七年荊州滿城靜觀堂刊本
  7. 鄭土有《關公信仰》,北京:學苑出版社,1994,第8
  8. 〈試論關帝信仰傳播日本及其演變〉,載《海交史研究》1993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