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研究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外道教研究

從鄙視到重視

歷史上,中國有過她的輝煌時代。在那個時代裡,道教曾經作為中國思想文化的一部分傳布到了周邊國家和地區,產生過或大或小的影響。然而,隨著中國社會的停滯不前,隨著中國同西方近代資本主義文明差距的擴大,特別是閉關自守的中國大門被帝國主義的軍艦大炮轟開以後,中國陷入了半殖民地的悲慘境地。在早期踏上中國土地的傳教士眼裡,中國的多神信仰是異端的巫術,令人驚恐。中國的道教與長辮子、纏足一樣被視為中國文化落後的標誌。英國已故著名學者李約瑟,在他的名著《中國科學技術史》第二卷中說過:「道家思想曾幾乎完全被大多數歐洲翻譯家和作家誤解了。道教被人們所忽視,道教方術被視為迷信而一筆勾銷;道家哲學被說成是純粹的宗教神秘主義和宗教詩歌。道家思想中科學和『原始』科學的一面,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而道家的政治地位則更加是這樣。」[1]從鴉片戰爭到1949年,中國處在被侵略被侮辱的地位,國力衰弱到了極點。盡管中國是公認的文明古國,但是,對於這個古國的文明只是鄙視,而外國學者對於道教大多沒有科學的研究態度,只有獵奇的心態,浮光掠影的勾勒以及謾罵和攻擊的語句。

直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的命運一經操在人民的手裡,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盪滌反動政府留下來的污泥濁水,治好戰爭的創傷,建設起一個嶄新的強盛的名副其實的人民共和國。在中國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以後,中國的綜合國力逐漸加強,中國的國際地位日益提高,特別是1978年以後,中國實行改革開放以後,開始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中國需要了解世界,世界需要了解中國。中國的傳統文化受到了世界大家庭成員的普遍重視和關心。道教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主要部分,作為一種有近二千年歷史的宗教文化自然也受到了關注。

從忽視到注視

宗教學作為人文科學和社會科學的一門學科,在1970年代創立以後,經歷了一個發展和完善的歷史過程。生長在天主教、基督教世界的人們習慣於以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模式來看待其他國家或者地區的宗教現象,將它們區分為高級的宗教和低級的宗教以及巫術等等,有的甚至將一切非基督教的地區宗教都視作愚昧的、低級的方術。中國的道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一直是被視作低級的方術的。中國的基督教學者王治心在《中國宗教思想史大綱》中就說過:「道教,終究不過是一種法術,算不得純粹的宗教。」[2]這種看法反映了當時的西方基督教學者的相當普遍的看法。日本的著名佛教學者常盤大定在1930年出版的《佛教與儒教、道教》一書中,也認為「道教這一詞語包含的意義是駁雜多端的」,「道教是一種作為方術的宗教」。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範圍的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迅速發展,各國和各地區的交往日益緊密。宗教學也取得了長足的進展。特別是由於戰後民族民主運動遍及四海五洋,這也給宗教學的學術發展帶來了客觀、公正和平等的新鮮空氣。對於中國的道教,世界上的宗教學者也開始有了一個正確的態度。日本、北美和歐洲都湧現了一批重視道教和研究道教的學者。他們不僅把目光注視著歷史文獻中的道教,更把研究重點放在了中國大陸和台灣、香港、澳門地區以及海外華人聚居地的活生生的道教現狀上。

從獵奇到嚴肅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西方傳教士和一般學者記載他們看到的中國道教,只是令人窒息的殿堂香煙,飛轉銅鈸的科儀道場,扛著偶像的游街出會等等。因此,他們對於道教的態度是鄙視的,而其興趣只是獵奇式的。二次大戰以後,西方社會由於局部戰爭不斷,社會貧富不均,社會上出現了許多墮落的行為,例如:盜竊、搶劫、吸毒、淫亂等等。許多青年中出現精神危機。他們在傳統的西方宗教和倫理中得不到滿足和解脫,於是,他們把目光投向了東方的神秘主義。一切帶有神秘主義色彩的東西,一時間似乎都在西方找到了立足之地。

另外,由於現代社會的經濟發展,生活節奏加快,城市環境惡化,於是,人們企圖去尋找一種能給人以心靈平衡的反樸歸真的生活哲學,而符合這樣的要求的東方哲學正是道家和道教的哲學和神學。近二三十年來,世界各國都以各種文字翻譯出版了《道德經》(《老子》),並且廣泛介紹道家和道教的學說,就是這個緣故。如果說戰前西方的宗教家們對於道教只是一種獵奇式的興趣的話,那麼,戰後海外出現的對於道家和道教的興趣卻式一種尋找精神解脫工具的嚴肅工作。

正是在這樣一種社會條件下,海外對於道教的研究已經有了一支一定數量的研究隊伍,出版了許多著作,並在日本、法國和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形成了不等的研究規模。

參考資料

  1. 陳耀庭:《道教在海外》(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
  2. 福井文雅:《歐美の東洋學と比較論》(東京:隆文館,平成三年)。

註釋

  1. 《中國科學技術史》第二卷,36頁,科學出版社和上海古籍出版社聯合出版,1990年,上海
  2. 《中國宗教思想史大綱》,第6頁,中華書局,1933年
道教研究
日本的道教研究
法國的道教研究
德國的道教研究
意大利的道教研究
美國的道教研究
加拿大的道教研究
俄國的道教研究
澳大利亞的道教研究
英國的道教研究
韓國的道教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