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世度人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信仰
大道
道的初義
老子對道的創造性運用
道的主要內涵
道的主要功能

德的主要含義
體道合德
得道可以成仙
道法自然
自然的內涵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
宇宙論
宇宙論
開天闢地
道教宇宙演化論的形成
天地開闢的過程
三十六天
幽冥世界
太極與陰陽
太極與陰陽

無極與太極
無極
太極和太極圖
陰陽五行(1)
陰陽五行(2)
社會理想
社會理想
太平的理念
清淨無為
濟世度人
人生理想
明道立德
道化教育
勸善行善
勸善行善
廣積陰功
因果秘義
行善準則
修善方法

道教講究清靜無為,絕對沒有完全不理世事,不關心社會治亂,不問民眾災禍的傾向。相反道教素來提倡濟世度人,積極地為解決人民的災難、為社會的安全幸福貢獻力量。

立功於社會和功成身退

道門對社會的治亂,素來關切,老子提出的社會理想,《太平經》提出的太平理念,都包含著清除社會弊病的內容。必要的時候,道教中人也將這種清除社會弊病的吶喊付諸行動。太平道和早期的正一盟威道教,都曾這樣做過。魏晉之後,時勢變遷,道教很少以自身的組織直接參與社會政治,但仍然以自己的影響和行動,積極地為社會服務。

丘處機的往大雪山見成吉思汗就是個鮮明的例子。丘處機本來在山東修道和教訓徒弟,時成吉思汗西征,駐軍於大雪山(今阿富汗境內),派使節來召。其地離山東不知幾萬里,更值戰亂,路途凶險可知。但丘處機本著「欲罷干戈致太平」的宏願,不顧自己年近八十的高齡,毅然前往。從1120年起行,歷盡艱險,直到1122年3月才到達大汗行營得到召見。他在進言大汗時,每以「除殘去暴」為心。據《元史.釋老志》記載太祖(成吉思汗)正西征,天天從事攻擊戰鬥,處機每每說「凡想統一天下的,必定在於不嗜好殺人」。問及治理天下的方針,則回答以「敬天愛民為本」。[1]得到成吉思汗的讚賞。及回程時,丘處機又利用大汗所賜的聖旨、虎頭令牌,頗做了些有益於民生的事。當時,元兵踐蹂中原,河南河北尤嚴重,民眾被俘虜捕捉,沒辦法逃脫性命,丘處機回到燕地(今北京市)後,派其徒弟持諜招求被俘淪為奴隸的民眾,多至二三萬人。不過與許多汲汲於用世,謀取榮華或名聲者不同,道教徒遵守老子「功成身退」的教導,待做完好事,常立即退隱,而不居功,不恃以為傲。

維護民族文化

中國是幾千年的文明古國,中華文化源遠流長,長期以來處於先進地位。中華民族歷史上曾經有過多次異族入侵的情形。這些異族或最終被我驅逐,或者受我中華文化之燻陶,成為我中華民族大家庭中一員。當著外族入侵之時,我民族文化一時岌岌可危,道門高士往往以保留與復興我先進文化為己任。北魏時寇謙之向北魏太武帝進獻大道,許其為太平真君,目的之一,便是以中華先進文化教化後進。兩宋之際,北方為女真族政權所統治,王重陽創立全真教蕭抱珍太一教,「遠法漢儀,近追前代」,劉德仁真大道教,都具有保留民族文化的良苦用心,所以當時的中原遺民,頗有信向,並從中覓找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

日本帝國主義佔領我台灣期間,大力推行所謂「皇民化」,企圖泯滅我同胞的民族精神,強制毀滅道教神像。但一旦光復,道教廟宇很快恢復,表現出對自己民族文化的熱愛、珍惜和保衛。近代,華人足跡遍布於全球,華人社區中常有道教或道教神祀。道教已成了中華文化的重要載體。

救人性命為上功

度人經》說:「仙道貴生,無量度人。」道教是貴生的宗教,在其濟世度人的宗旨中,救人性命具有突出的地位。葛洪也說:「道門以救人活命為上功。」孫思邈在《備急千金要方序》中說:「人命最貴,重於千金,一方藥濟人病痛,功德過於千金。」[2]所以他將編纂的藥書稱為「千金要方」。正由於這樣,道門中人,往往精研醫道,擅長藥物學(本草學),經常義務為人治病,或只受極低廉的酬金。現代社會,不少道觀尚保留著設立診所、醫院,或者道長研究醫技為人治病的優良傳統。

指點迷津,去除不良觀念

濟世度人的一項重要內容,是發揮道教的教化功能,推行大道之理於社會,使道教文化為一般民眾所享用。歷代有識之士也都肯定,道教的宗旨在使人「澡雪精神,擺去俗累」。道教尊為孚佑帝君的呂洞賓,便以既解救人們現實困難為心,同時也常常警示世人,幫助人們擺脫各種俗見的束縛。香港地區流傳的《呂祖無極寶懺》借呂洞賓祖師之口,批評頑愚、自以為聰明、無知、愚忠、凶邪、貪淫等等錯誤思想和言行,勸導人們滌除身垢,共獲福因。清代全真龍門派高道王常月在開壇說法時,列二十義項,濟度眾生為其中之一。同時他又提出,度人先須度己。要想度人,自己必須消除迷悟,了徹大道。這就是說,要想度人,先要自身嚴格要求,用自己的偉大的人格力量去影響民眾,引導民眾。

此外,道教還通過舉辦各種宗教活動,提供各種宗教服務,例如舉辦各種齋醮,溝通人神,和順陰陽,以為民祈福消災。

註釋

  1. 太祖時方西征,日事攻戰,處機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不嗜殺人。及問為治之方,則對以敬天愛民為本。
  2. 以為人命至重,有貴千金,一方濟之,德逾於此。

參考資料

  1. 《老子》
  2. 《太平經》
  3.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