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感應篇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藏綜合索引
書  名:太上感應篇
編  著:李昌齡注、鄭清之讚
卷  數:一卷
正統道藏:太清部 義、廉、退字號
涵芬樓本第834-839冊
新文豐本第45冊
三家本第27冊
道藏提要:編號1157
中華道藏:道教科儀科戒威儀
第42冊
 

太上感應篇,撰人不詳。道教勸善書的一種。全篇思想素材取自《太平經》及魏晉道書《易內戒》,《赤松子中誡經》等。約出於北宋末南宋初,到南宋理宗時已有刊本流傳於世。南宋《秘目》著錄「太上感應篇一卷」,即此書。現存版本甚多,主要有一卷本和八卷本兩種,皆源於南宋李昌齡注本。《正統道藏》本分作三十篇,題李昌齡傳。鄭清之讚,收入太清部。

《感應篇》正文僅千餘字,主要宣揚天人感應和因果報應思想,旨在勸善懲惡。以開篇十六個字:「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為綱。認為天地之間有司過之神,家中有灶神,人體內亦有三尸神,時刻記錄人之善惡,按時上天報告。行善者天必降福,依其行善多少而成各等神仙;為惡者天必降禍,依其罪惡輕重減奪壽算,罪有餘事者殃及子孫。謂人要長生多福首先必須行善積德,並列舉了二十餘條善行,一百多條惡行作為善惡的標準。最後強調「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書中所列善惡標準,皆符合儒家倫理道德,是為神道設教之代表著作。宋元明清以來,此書流傳甚廣,影響極大。李昌齡注文博引三教典籍,列舉報應故事,極力宣揚天神難欺,感應靈驗。鄭清之援引《四書》、《五經》,稱讚《感應篇》句句不虛。後世儒道學者為之作注者甚多,其中以清代惠棟《太上感應篇引經箋注》和俞樾《太上感應篇纘義》影響最大。日本、朝鮮等國亦有此書流傳。

原文

太上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是以大地有司過之神。依人所 犯輕重,以奪人筭。筭減則貧耗,多逢憂患,人皆惡之,刑禍隨之,吉慶避之,惡星災之,筭盡則死。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紀筭。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輒上詣天曹,言人罪過。月晦之日,灶神亦然。凡人有過,大則奪紀,小則奪筭。其過大小,有數百事,欲求長生者,先須避之。是道則進,非道則退。不履邪徑,不欺暗室。積德累功,慈心於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猶老懷幼。昆蟲草木,猶不可傷。宜憫人之凶,樂人之善,濟人之急,救人之危。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衒己長。遏惡揚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寵若驚。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

夫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若或非義而動,背理而行。以惡為能,忍作殘害。陰賊良善,暗侮君親。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誑諸無識,謗諸同學。虛誣詐為,攻訐宗親。剛強不仁,狠戾自用。是非不當,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諂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輕蔑天民,擾亂國政。賞及非義,刑及無辜。殺人取財,傾人取位。誅降戮服,貶正排賢。凌孤逼寡,棄法受賄。以直為曲,以曲為直。入輕為重,見殺加怒。知過不改,知善不為。自罪引他,壅塞方術。訕謗賢聖,侵凌道德。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願人有失,毀人成功。危人自安,減人自益。以惡易好,以私廢公。竊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醜,訐人之私。耗人貨財,離人骨肉。侵人所愛,助人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勝。敗人苗稼,破人婚姻。苟富而驕,苟免無恥。認恩推過。嫁禍賣惡。沽買虛譽,包貯險心。挫人所長,謢己所短。乘威迫脅,縱暴殺傷。無故剪裁,非禮烹宰。散棄五穀,勞擾眾生。破人之家。取其財寶。

決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人規模,以敗人功,損人器物,以窮人用。見他榮貴,願他流貶。見他富有,願他破散。見他色美,起心科之。負他貨財,願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見他失便,便說他過。

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埋蠱厭人,用葯殺樹。恚怒師傅,扺觸父兄。強取強求,好侵好奪。擄掠致富,巧詐求遷。賞罰不平,逸樂過節。苛虐其下,恐嚇於他。怨天尤人,呵風罵雨。鬥合爭訟,妄逐朋黨。用妻妾語,違父母訓。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貪冒於財,欺罔其上。造作惡語,讒毀平人。毀人稱直,罵神稱正,棄順效逆,背親向疏。

指天地以證鄙壞,引神明而監猥事。施與後悔,假借不還。分外營求,力上施設。淫慾過度,心毒貌慈。穢食餧人,左道惑眾。短尺狹度,輕秤小升。以偽雜真,採取姦利。壓良為賤,謾驀愚人,貪婪無厭,咒詛求直。嗜酒悖亂,骨肉忿爭。男不忠良,女不柔順。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誇,常行妒忌。

無行於妻子,失禮於舅姑。輕慢先靈,違逆上命。作為無益,懷挾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愛。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損子墮胎,行多隱僻。晦臘歌舞,朔旦號怒。

對北涕唾及溺,對灶吟詠及哭。又以灶火燒香,穢柴作食。夜起祼露,八節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輒指三光,久視日月,春月燎臘,對北惡罵。無故殺龜打蛇,如是等罪,司命隨其輕重,奪其紀筭。筭盡則死,死有餘責,乃殃及子孫。又諸橫取人財者,乃計其妻子家口以當之,漸至死喪。若不死喪,則有水火盜賊,遺亡器物,疾病口舌諸事,以當妄取之直。又枉殺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殺也。

取非義之財者,譬如漏脯救飢,鴆酒止渴,非不暫飽,死亦及之。夫心起於善,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或心起於惡,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其有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久久必獲吉慶,所謂轉禍為福也。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

參考資料

  • 任繼愈主編:《宗教大詞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98年),第787頁。
  • 李養正主編:《道教手冊》(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3年),第333至334頁。
  • 卿希泰主編:《中國道教》(上海:知識出版社,1994年),第二卷,第124至125頁。
  • 胡孚琛主編:《中華道教大辭典》(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第30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