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觀藏科儀經書注”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23行: 第23行:
 
#蕭登福(注釋):《玄門朝科(下集)》。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350312
 
#蕭登福(注釋):《玄門朝科(下集)》。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350312
  
《青松觀藏科儀經書注》總序
+
== 《青松觀藏科儀經書注》總序 蔡惠霖 王柏堅 )==
蔡惠霖   王柏堅
+
 
 大道無形,應化有跡。學道匪難,要在正途。途正則風起雲從,直趨於神鄉仙府,行偏必南轅北轍,難超乎俗世凡塵。故歷代祖師,常念學道行道必以正途是求,為學者設規範、立科教,必使科儀合乎大道之正,學道全其本性之真。道門科儀,實為行道大法。[[陸修靜]]仙師曾云:「法者,規圓矩方,萬物從之得正者也。」「行猶行步也,法猶法式也。夫人學道,要當依法尋經,行善成德。」(《[[洞玄靈寶齋說光燭戒罰燈祝願儀]]》)而最讚[[靈寶齋法]]科儀,目之為「無量大法橋」。科儀既為法橋,則捨之無由得登道岸。
 
 大道無形,應化有跡。學道匪難,要在正途。途正則風起雲從,直趨於神鄉仙府,行偏必南轅北轍,難超乎俗世凡塵。故歷代祖師,常念學道行道必以正途是求,為學者設規範、立科教,必使科儀合乎大道之正,學道全其本性之真。道門科儀,實為行道大法。[[陸修靜]]仙師曾云:「法者,規圓矩方,萬物從之得正者也。」「行猶行步也,法猶法式也。夫人學道,要當依法尋經,行善成德。」(《[[洞玄靈寶齋說光燭戒罰燈祝願儀]]》)而最讚[[靈寶齋法]]科儀,目之為「無量大法橋」。科儀既為法橋,則捨之無由得登道岸。
  

2018年5月8日 (二) 00:41的版本

《青松观藏科仪经书注》是由香港青松观统筹,青松出版社出版的一套丛书,由陈耀庭刘仲宇萧登福三名学者注释,选取青松观所藏并实际使用的科仪经书加以校注而成。

丛书系列

  1. 刘仲宇(注释):《太上玄门早课》。香港:青松出版社,2005年。 ISBN 9789889838317
  2. 刘仲宇(注释):《太上玄门晚课》。香港:青松出版社,2005年。 ISBN 9789889838348
  3. 陈耀庭(注释):《关灯散花仪》。香港:青松出版社,2005年。 ISBN 9789889838324
  4. 陈耀庭(注释):《玄门破狱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05年。 ISBN 9789889838331
  5. 陈耀庭(注释):《摄召真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07年。 ISBN 9789889838362
  6. 陈耀庭(注释):《玄门启师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08年。 ISBN 9789881744616
  7. 刘仲宇(注释):《吕祖无极宝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08年。 ISBN 9689889838303
  8. 陈耀庭(注释):《太乙济度锡福宝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09年。 ISBN 9789881744654
  9. 陈耀庭(注释):《玄门开位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09年。 ISBN 9789881744616
  10. 陈耀庭(注释):《太上慈悲九幽拔罪宝忏(上)》。香港:青松出版社,2010年。 ISBN 9789881744609
  11. 刘仲宇(注释):《玄门赞星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10年。 ISBN 9789881897541
  12. 陈耀庭(注释):《太上慈悲九幽拔罪宝忏(下)》。香港:青松出版社,2010年。 ISBN 9789881897565
  13. 陈耀庭(注释):《先天斛食济炼幽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10年。 ISBN 9789881897572
  14. 刘仲宇(注释):《清微礼斗科》。香港:青松出版社,2012年。 ISBN 9789881573933
  15. 萧登福(注释):《三元赐福宝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13年。 ISBN 9789881574022
  16. 萧登福(注释):《玉皇宥罪锡福宝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13年。 ISBN 9789881574039
  17. 萧登福(注释):《正阳仁风宝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574084
  18. 萧登福(注释):《武圣保安法忏》。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574008
  19. 萧登福(注释):《玄门朝科(上集)》。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350305
  20. 萧登福(注释):《玄门朝科(下集)》。香港:青松出版社,2014年。 ISBN 9789881350312

《青松观藏科仪经书注》总序(蔡惠霖、王柏坚)

大道无形,应化有迹。学道匪难,要在正途。途正则风起云从,直趋于神乡仙府,行偏必南辕北辙,难超乎俗世凡尘。故历代祖师,常念学道行道必以正途是求,为学者设规范、立科教,必使科仪合乎大道之正,学道全其本性之真。道门科仪,实为行道大法。陆修静仙师曾云:“法者,规圆矩方,万物从之得正者也。”“行犹行步也,法犹法式也。夫人学道,要当依法寻经,行善成德。”(《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而最赞灵宝斋法科仪,目之为“无量大法桥”。科仪既为法桥,则舍之无由得登道岸。

全真之教,虽创于重阳王祖,而其所涵,实能含宏光大,得元始老子要旨,汇历代道法精华,于科仪编制,亦具匠心。当年祖师所立环堵、坐僻诸仪,非但自行于全真徒众,且为一般重道者引为修行正途。丘长春祖师所传三坛大戒,更为全真科仪精华,自清王常月律师改单传独授之法为公开放戒,再兴龙门,全真科仪亦因之大传于世。道缘应时而至,北风南渐,全真之教大行之岭南,惠及于香江,于是青松观等诸大宫观得耸立于九龙、新界。然宫观初立,虽有宝殿巍峨,像设庄严,惟于科教之仪,犹未成规模。我青松观前故观长侯公宝垣,有见于科仪之正乃正道之标准,欲张大全真之教于香江,必使科仪规程一出于纯,故于四十余年前,亲往广州三元宫请得科仪经本,为青松观科仪规范。而三元宫之藏,实转辗得之于龙门祖庭北京白云观,故得此经本,亦由之直接龙门道脉,其义非同寻常。有此规范,则行道有据,早晚功课严整,赞星礼斗有序,朝参拜忏成规,度亡济炼得法。于是全真之风卓然树立,信士由是知有全真正法,虔信愈诚愈坚。行之既久,其他道友亦往往取则,故实已久行于香江诸大宫观。又香江偏于海隅,东西通汇,欧风美雨常临,而中华文化之本更宜培厚,故弘道之任更艰于内地。科仪大行,非仅为沟通人神,超于道岸,亦因我三清四御南极青玄之崇高威望,得凝聚信泉,齐听道诚,而我华夏传统道德由之常得传扬,于清整社会风气,抵御不良文化,温习传统伦理,塑造完美人格,其功甚大,且有不可替代者。故科仪经书之完善,行道遵依于科范,其义早越出于宫观,而兼造福于社会。

科仪之设既重,凡我玄门信士,行道皆依经书为准,凡科范不敢逾越,经文必当虔诵。惟当年祖师傅经,本多玄奥,行之者未必皆能深究其秘,而星移物换,文化更新,今人不知古义,在所难免。故久有信士、经生,常患参与科仪而未能深知意蕴,每诵经文而艰于文义,极思有通明之士,为之注解阐释。有见于此,我观诸位董事乃提议选取科仪经本要籍,加以校注,陆续推出,以应信士研读之渴望。我观董事局深表赞成,批准其议,并请其代为聘请陈耀庭、刘仲宇教授主持其事。二教授皆于科仪素有研究,造诣匪浅,成果良多,然因经本文义艰深,玄奥不易言说,且科仪之设,非徒形式规整,更有要旨寓于其中,非浅学可以领悟,故注之者虽云有识,从事之犹觉不易措手,一经之注,或经年累月。数年努力,终先克成数册,由青松出版社陆续出版。此后,尚当继续努力,渐次完成其他各注,使之大成。

于此注本初成之时,我等既贺其成功,亦企其续成,并期其书广行,经生信众便于参读,社会之士亦得以知全真科仪玄奥。如是,于光大道教,宏扬华夏传统文化,真成功德无量之举。

是为序。

道历四七零一年菊月

西元二零零四年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