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教散文

出自 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前往: 導覽搜尋


道教文學
道教詩詞
道詩 道詞
道教散文
道教小說
道教戲曲
其他
楹聯 掌故 童謠

道教散文是道教文學的一大類型。其淵源可追溯於老子莊子的哲理散文。

由於早期道派的創立者大多有一定的文學修養,他們採用散文體式來編撰道教經典。經過近兩千年的漫長發展,道教散文蔚然可觀。這類著作在道教經書總集中佔有相當分量。

從形式上看,道教散文主要包括三類:議論散文、敘事散文、賦體散文。

議論散文

道教議論散文是闡述道教教理的一種文學體裁。在早期,道教議論散文主要是語錄體散文,這種散文採取了「天師」與「真人」等神仙人物問答的方式來表達道教關於自然、社會、人生的看法。例如《太平清領書》(即《太平經》)大體上屬於這種形式的散文。其對話不同於小說中的人物對話,語錄文作者的目的並不在表現人物個性,而只是借神仙人物之口來論述教理。所以其行文一般是問話短,而答語長,旨在說理。

為了使得說理更富有邏輯性,體系更加完善,道教中的許多作家注意議論散文藝術水準的提高,在語錄體散文的基礎上創造了「暢玄體」散文。這是一種邏輯推理與事例論証相結合的散文體式。它肇始於晉代著名道士葛洪,至唐宋而大興。「暢玄體」雖然脫胎於語錄體,但已有較大演進。顧名思義,暢玄體散文就是為了闡明道教深奧的玄理。但既然玄理高深,要使之能為道教中人所接受,這就需要「形象」的材料,所以,暢玄體散文並不是把人們引入純推理的雲霧之中,而是寓理於「象」,明「象」而發理。如葛洪抱朴子.內篇.暢玄》先對「玄」作定性說明,接著從各個側面揭示「玄」的功用、性狀,將「無象」的「玄」寓於「有象」的時空存在之中。

敘事散文

與道教議論散文比肩的是道教敘事散文。這類散文以描述為基本特色。道人在遊覽名山時,往往結合自己的修道感想以敘見聞。像南宋道士白玉蟾的〈遊仙岩記〉一開始先交代自己蓬發垂頤,黧面赤足,由瓊州來訪武夷的過程;接著寫自己拜訪雲谷君,開懷對詩的情節。當中插上這樣一段景物描寫,寥寥數筆,即勾勒出武夷山獨特的夜景圖,讀來逸趣橫生。像這種作品在道教經書總集中為數頗可觀,它們對於了解道教洞天福地的歷史沿革有一定史料價值,而且多有情趣,富有欣賞價值。

賦體散文

除了議論散文、敘事散文之外,賦體散文在道教文學中也有一定的地位。眾所周知,「賦」在《詩經》誕生的時代還只是一種表現手法。戰國時期,賦成為一種文學體裁,但在此時期的賦並非散文,而是詩歌。到了漢代,賦轉化為散文,文人們相繼作賦,鋪采摛文。與議論散文敘事散文不同,道教賦體散文由於同詩歌有密切的關係,在遣詞造句上較注意對稱,富有節奏感。像蕭廷芝的《金液還丹賦》因採用駢文的手法,增進了藝術感染力。其它道人所創作的許多賦體散文也基本上具備這樣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