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

出自 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前往: 導覽搜尋

生平

《史記.老莊申韓列傳》內載「老子者,楚苦縣厲鄉曲仁里(河南鹿邑東)人也。姓李氏,名耳,字伯陽,謚曰聃(耳外輪平而捲不日聃);固守藏室之史也。」

孔子適周,問禮於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與骨皆已朽矣,獨其言存耳?且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吾聞之良賈深藏若虛,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驕氣與多欲,態色與淫志,是皆無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孔子去,謂其弟子曰:「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網,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

老子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務。

居周久之,見周之衰,乃遂去,至關(函谷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彊為我著書」。於是老子著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知其所終。

其後,莊子作《南華經》以闡述道德之義,其對道家之重要,如孟子之對於孔子。與莊子並世先後,發揚老子之學者為列子、惠施、慎到、田駢及宋鈃等,使老子之學成為道家之祖。

秦漢之際的老子學說

班固《漢書.藝文志》稱:「道家者流,蓋出於史官(可能指老子曾為史官),歷記成敗存亡禍福古今之道,然後知秉要執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君人南面之術也,合於堯之克讓(堯讓位於舜),易之謙謙;一謙而四益」[1]此其所長也。及放者為之,則欲絕去禮學,兼去仁義,曰:獨任清虛,可以為治。」

班固以儒家觀點總括道家而不加以主觀的批評,這是史學者的風度,亦是很中肯的報導。而《藝文志》所載當時前後道家學者所著書垂數十種,足見道家學說已盛於秦漢之間。

漢初,文景之世,竇太后好黃老之學與相國曹參實行以黃老之術(黃帝老子的學說)治國,省刑薄歛,與民休息,民皆便之,國以大治,老子學說於漢初見其大效,足見其非徒託空言之流。

《後漢書》載:「楚王劉英(光武帝之子)通黃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潔齋三月,與神為誓。益州太守王阜作《老子聖母碑》,將老子等同於道,生於無形之先,起於太初之前,為先天地的神靈。東漢中期,祖天師張道陵在蜀(四川)中創立正一道(又稱天師道),著《老子想爾注》,謂「道散為氣,聚形為太上老君」,老子被正一道尊為太上老君

漢桓帝時,邊韶撰《老子銘》,稱「老子道成仙化,蟬蛻渡世,自羲農以來,世為聖者作師。」此後,道教將老子之道,作為其最高信仰,將老子尊為「道德天尊」,列為三清尊神之一(尚有元始天尊靈寶天尊)。唐高宗時,尊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

老子思想

老子所著《道德經》五千言中,內容可分個人修身方法,政治主張,哲學主張 ── 道的解釋。茲略舉例說明如下:

老子對道的解釋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2]二千五百多年前,全人類只有老子一個人想像出,最初的地球混元一氣,天地不分,獨立在空中,依一定的軌道,圓形運行,無聲無息,(沒有生物)永無休止。這個想法,與以後科學家所觀察地球初成的現象,完全吻合,我們不能不說老子是聖人,是超人。

老子把他所想出來,地球最初的現象稱為「大道」,大曰逝,逝是無窮盡的腦部運動,大曰遠(想無限遠的大自然),直至想到真理--道;得道之後便可以歸真返樸--反(返)。

所以說,道是無限大的,而天、地、人也是無限大的,這種無限大的現象,就是自然。

人以地為法則,地以天為法則,天以道為法則,而道是依照自然的法則而存在的。我們從自然去學習道,而自然是無限大的,沒有人為思想或行為存在其間的,把損害身心的壞思想或行為去掉,那就是「無為」,能夠無為,心與自然是萬能的,無所不為的,那就是無不為,也就是自然所表現的道。

老子教人如何修身學道

《老子》第三章:「……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名無欲,使夫智者所不敢為也;為無為,則無不治(為)。」這是老子所主張民眾教育的原則。

  1. 虛其心 ── 所以受道(客觀研究自然)
  2. 實其腹 ── 所以為我(充實所要學的事物)
  3. 弱其志 ── 所以從理而無所攖(不受無理事物影響)
  4. 強其骨 ── 所以自立而幹事(身體強健可以任事)

以上四個解釋是近人嚴復先生扼要地對老子原文的解釋;常無不正的念頭,最聰明的人也不敢賣弄小聰明,若能不作壞事,天下無有不治的。

《老子》第十二章:「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棄彼取此。」

  1. 由青、黃、赤、白、黑所繪製的物質多看了,會令人眼花,不懂得分辨好醜。
  2. 由宮、商、角、徵、羽五音組成的音樂,多聽了會令人聽覺麻木。由酸、甜、苦、辣、甘五味製成的食物,多吃了會令人味覺麻木。
  3. 跑馬、打獵的事做多了,會使人發狂。
  4. 很貴重難得的東西,會使人整天擔心被盜而整天不安。

所以說聖人(得道之人)只為他的腹中修養而生活,不為耳目的享受而生活,是以捨棄彼而取此。

《老子篇》廿八章:「……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

老子這一章的意思是世人皆喜歡光榮,炫耀自己,以求富貴,我獨安於貧賤和人們以為恥辱的環境,我寧願守在谷底,讓別人站在峰巔,谷底的位置無可再低,而高峰卻慢慢會塌下來,填滿谷底,哪時我會越站越高,而一向站在高峰的人就會跌下。

這是老子以退為進的思想,也是做人要遵守的道理。

老子的政治思想

「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國,謂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3]此與儒家言上古之治,民生活安樂,同一境界。故有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4]

犯重罪者判死刑,但人民不怕,依然很多人冒死去犯法取利,嚴刑峻法,失其效用。

「民之饑,以其上食稅者多,是以饑(捱餓)」目前很多地方還是如此。

「小國寡民,使民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輿,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人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音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5]

上述是老子的理想國,和儒家的堯舜禪讓差不多。第廿五章說:「大曰逝,逝曰遠,遠若反」老子經過無限的觀察行動(逝),把思想放到無限遠大的地方(遠),最後,歸真反(返)樸到上述的理想國去(反)達到無為的境界,而多個理想國的人民,都明白大道。

此外,我們可從老子著作中看出他厭惡戰爭的思想。

第三十章:「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人民反抗壓迫,還復自由),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

第三十一章:「夫佳兵者不詳之器,(一件好兵器是不祥之物)……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與孫子兵法所言同),恬淡為之,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上述表示老子對戰爭的厭惡,與墨子學說相同,從字裡行間,知老子也是個知兵者,不知兵不知兵之害,聖人無所不能,宜乎孔子對老子乃有猶龍之嘆。

後世尊崇

後世道教視老子為太上老君的化身,是元氣之祖。北宋張君房雲笈七籤》卷一百二〈混元皇帝聖紀〉言:「太上老君者,混元皇帝也。乃生於無始,起於無因,為萬道之先,元氣之祖也。」老子作爲道教尊崇的教祖,在唐宋兩朝多得到官方尊崇,唐宋帝王或立廟奉祀,或加尊號冊封,令老子享有崇高的地位。唐代皇帝姓李,故唐太宗曾詔稱「朕之本系出於柱史(老子)」,後來唐髙宗又於乾封元年(666年)二月己未追號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唐玄宗更於天寶二載(743年)正月十五日加號老子爲「大聖祖」、天寶八載(749年)六月十五日加號「大道玄元皇帝」、天寶十三載(754年)正月二十七日加號「大聖祖髙上大道金闕玄元天皇大帝」。宋朝皇帝繼續尊崇老子,大中祥符六年(1013年)八月十一日,宋真宗改上老子聖號爲「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混元皇帝」稱號再添加「上德」,更能顯示出老子至高無上的地位。北宋道士謝守灝編《混元聖紀》,是專門記錄老子神跡的傳記,又稱《太上老君混元皇帝實錄》,其名稱也與「混元上德皇帝」稱號有關。

註釋

  1. 《易.地山謙卦》:「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2. 《老子》廿五章
  3. 六十五章
  4. 七十四章
  5. 第八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