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斋醮科仪
修持
早晚功课 炼气
云游参访 斋戒
戒律
正一派戒律
全真派戒律
宫观清规
符箓法术
神咒 掐诀 步罡
变化之术 祈福禳灾 考召
驱邪 治病 送瘟 术数
仪式
三箓斋名 罗天大醮 破狱灯仪
先天斛食济炼幽科仪 炼度仪
关灯散花科仪 进表科仪
坛场设置
斋坛 醮坛 戒坛 万法宗坛
道冠服饰
法器
木鱼 令牌 如意 法印
法杖 法剑 云铛
麈尾 铙钹
坛场执事
高功 都讲 监斋
侍香 侍灯 侍经
神诞庆典
迎神出会 香期与庙会

在道士施行法术的过程中,通常都要借用符箓的神秘功能。一般说来,道教中只有授过符箓者才有资格担任主持法术活动的法师。法术离不开符箓,也离不开咒、诀、步罡等方法。所以要讨论法术,就先从符箓谈起。道教传下来的符书皆字形曲折,似图似文,主要用以召劾鬼神,厌镇外邪。箓皆素书,纪诸天曹官属佐吏之名有多少,又有诸符,错在其间,文章诡怪,世所不识。[1]。它们是入道的凭信,也是道士役使箓上神吏、施行法术的权力象征。《道教义枢》言:“第二神符者,即龙章凤篆之文,灵迹符书之字是也。神以不测为义,符以符契为名,谓此灵迹神用无方,利益众生,信如符契。”北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卷七〈符字〉指出“一切万法,莫不以精炁为用,故二仪、三景皆以精炁行乎其中;万物既有,亦以精炁行乎其中也。是则五行、六物,莫不有精炁者也。以道之精炁,布之简墨,会物之精炁,以却邪伪,辅助正真,召会群灵,制御生死,保持劫运,安镇五方。”又卷四十五引《秘要诀法》称:“符者,三光之灵文,天真之信也。”《道法会元》卷一《道法枢纽》又云:“符者,阴阳契合也。唯天下至诚者能用之。诚苟不至,自然不灵矣。故曰: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以我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精精相附,神神相依,所以假尺寸之纸,号召鬼神,鬼神不得不对。”此外,《清微元降大法》也说符是天地之真信,《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则说符是合天地之正气。符的功能和用途很多,如《三洞神符记》说神符的功能一可主召九天上帝、校神仙图箓、求仙致真,二可主召天宿星宫、正天分度、保国宁民,三可敕命水帝、制召龙鸟。符是道士道术的核心。所以《云笈七签》卷四十五有云:“术之秘者,唯符与气、药也。”[2]符与神药、气法为道术基本要素。

符的起源

符是一种被认为能够召致鬼神、厌镇精魅的奇特文书。它文字曲折难辨,似书,又似图,在道法中被大量应用。道符是从哪里来的?道书上说,它本身是天上云气自然结成,“此符本于结空,太真仰写天文,分别方位,区别图像符书之异”[3]。以后才由太上老君等神仙将它传授至人间。近代蒙文通先生认为符文曲折,起于西南少数民族文字,其说虽另辟蹊径,但尚值得商榷。符书本来源于先民的文字崇拜。《后汉书.方术传》中〈解奴辜传集解〉引惠栋曰:“古代有管制鬼神的办法,所以《淮南子》说:古时仓颉创造文字,而天上落下小米,鬼在夜里哭泣。高诱注说:鬼恐怕被文书所管制,所以夜里哭泣。”[4]可知某些特殊的文书可以压劾鬼神的思想早就有了。在文明时代,官方文书尤其是命令、政令,具有强制的权威,受其影响,在一般人头脑中加强了对文字的崇拜。从现有的文献看,道符形成于东汉,它是将凡间的权利象征搬至鬼神世界的结果。道符之造作盖模仿秦汉时的符传,主要由中原文字变形而成。符原是古代君主用以传达命令或者调动军队的凭信。起初盖刻竹为之,后来常用金、玉、铜等制作,朝廷、将帅双方各执一半,合之以为凭信。执符的使者因代表王命,将领须得听从其传达的命令。将人间的符搬到神鬼世界,于是便有天符、神符出现。首先做这件事的当是民间的巫师,战国的巫师已经使用符,称为禹符[5]汉代的巫师在墓门解除一类活动中,更经常地使用符。这类符,宜称作巫符,它们正是道符的直接前身。

我们现在能见到的巫符,书在汉墓出土的解注瓶上。解注,又称墓门解注,解除,解逐,系解除(得罪神明的)过失祛逐鬼气的巫术。在出土的解注瓶上,发现有咒语及符文。他们使用的符,主要是由汉字拼合而成,嵌以星图,以及据说为收鬼、缚鬼之物。据王充《论衡》一书的记载,从事解除的正是巫师。早期的道派大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