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诗词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文学
道教诗词
道诗 道词
道教散文
道教小说
道教戏曲
其他
楹联 掌故 童谣

炼丹诗词是以金丹修炼法门与活动为反映对象的诗词作品。

金丹修炼,肇始于先秦时期的方士。根据《史记》等古籍记载,相传在黄帝时期已经有金丹修炼的初始活动。据说,黄帝铸鼎于荆山而炼丹砂,丹成而天龙来迎。《归藏》则说,后羿之时,其妻窃取丹药服用,飘飘然升上月宫。尽管这些故事仅是传说,但也说明中国金丹学具有悠久的历史。道教创始之初,即有金丹修炼活动,相传张天师入蜀之前即在江西的龙虎山修炼大丹,丹成而龙虎现。汉代以来,炼丹成为道教的一项重要活动。从魏伯阳到狐刚子,从葛洪陶弘景,许多道人将相当大的精力投入于炼丹活动中。道教传统金丹学分外丹学与内丹学。外丹是水银丹砂之类矿物石为原料烧炼而成的;内丹则是以外丹为借鉴通过“烧炼”体内精气而成。

在长期的活动过程中,道门中人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写下了许多金丹学著作。此类著作,文体多样,有散文,也有诗词。炼丹诗词是道教金丹学著述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体裁上看,道教炼丹诗词,可分为炼丹诗和炼丹词。就一部具体的作品而言,作者或者采取一种体裁,或者多种体裁并用;在诗词体式方面也是如此。作者或者用诗体,或者用词体,或者诗词并用。相传出于阴真君之手的早期炼丹著作《太清金液神丹经文》使用的是“七言诗”体裁,后人在此基础上加以演绎发挥,遂成《太清金液神丹经》。东汉末,魏伯阳所作《周易参同契》出于多层次表达的需要,使用了诗、赋、散文等体裁来表述炼丹法门与功效。唐代以后,随着外丹学逐渐衰落和内丹学兴起,表征内丹法门与境界的各种炼丹诗遂纷纷问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张伯端的《悟真篇》。该书以七言律诗、七言绝句为主体,辅之以“西江月”词,通过意象的锻铸与组合,建构了一个内丹修炼的美妙世界,也蕴含着精辟的内丹修持方法。张伯端的后学们也相继创作内丹诗词,如石泰的《还源篇》、薛式的《复命篇》、《丹髓歌》、陈楠的《翠虚篇》也都是在道门之中颇有影响的炼丹诗词。至于一些崇尚道教的文人雅士也往往热衷于内丹境界诗词的创作,像北宋黄裳所作《烟波行》词以烟波中的行船为象征,暗示忘机对景的九鼎内丹功法的妙用。

道教炼丹诗词,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样式,不是以直接方式来表达意义,而是运用象征等修持手法来暗示炼丹原理,通过烘托气氛,创造炼丹的艺术境界。从某种角度说,道教炼丹诗词的意象就是炼丹法门的符号,这些符号通过组合与变型,蕴聚了炼丹艺术的特殊能量,如果能够反复地念诵,这本身也能够达到一种身心纯化的功效,从而步入内丹殿堂。这就是许多炼丹诗词为什么告诫人们念诵的奥妙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