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斋醮科仪
修持
早晚功课 炼气
云游参访 斋戒
戒律
正一派戒律
全真派戒律
宫观清规
符箓法术
神咒 掐诀 步罡
变化之术 祈福禳灾 考召
驱邪 治病 送瘟 术数
仪式
三箓斋名 罗天大醮 破狱灯仪
先天斛食济炼幽科仪 炼度仪
关灯散花科仪 进表科仪
坛场设置
斋坛 醮坛 戒坛 万法宗坛
道冠服饰
法器
木鱼 令牌 如意 法印
法杖 法剑 云铛
麈尾 铙钹
坛场执事
高功 都讲 监斋
侍香 侍灯 侍经
神诞庆典
迎神出会 香期与庙会

道教素来参与治病的实践,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治疗方法:在早期道教的传播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手段,是以符水为民众治病,病愈者便算信道,收为徒众。与符水治病的同时,很多道教徒出于以识药性、知保健养生之方为寻找长生不老之方的初步手段的目的,更重要的是,认为能替人治病是一种阴功,积累阴功才能得授仙道,所以刻苦钻研医术。在他们中间,出现了不少名医,有的还是对一定时代的中国医学有重大贡献的人物。比如东汉末的华佗,晋的葛洪,齐梁时的陶宏景,唐代的孙思邈,都是一代高道,又是一代名医,其有关的方法、理论,都丰富了祖国医学,在医学史上产生了长期的影响。道教医学对于疾病的认识和治疗方法,往往以宗教与科学相混杂,以对鬼神的信仰来解释疾病,又对具体病症作相当深刻的观察与描述,至于治的具体措施,也常常是辨症施治,药物、气功和符咒并用。这里从法术的角度介绍其治病方法,著重说符咒和施法仪式的一面。

符咒和禁气治病起源于古代的祝由科,在道教中获得扩张、发展,形成庞大的体系。以咒术治病并不是道教的发明,而是从中国古代的祝由术继承而来的。不过,道教在长期的治病实践中,创造了大量的针对具体病症的符、咒,以及相关的运用它们方法。只要翻一下《素灵真符》、《符咒全书》之类,便对道门对疾病分类之细,留下深刻的印象。在治病过程中,道士除施予符咒的同时,往往夹杂著发放外气,帮人导引按摩。宋初释文滢《玉壶清话》记载说:“白鹿洞道士许筠,世传许旌阳之族,能持《混胎丈人摄魔还精符》按摩起居,以济人疾。”他行的是按摩术,但又用符,显然是二者的结合。原来,古代的气禁之术,是通过边念咒,边布气,---布气时要用一定的手势,就是我们在前面已经谈到过的掐诀,以期引起外物的变化,包括治病痛驱邪气。道教吸收了这种做法,而且充分发挥了本身长于炼气,内气充盈的特长,大大地发展了禁气治病的方法。《晋书.方伎传》记述一个叫幸灵的方士用气功为人治病的故事,说吕猗的母亲得病瘫痪了十多年,请幸灵来治疗,幸灵离吕母几步,瞑目坐著静静地不出声。过了一会儿,说:“请扶夫人起来坐。”吕猗说:“夫人得病已经十年了,岂可以突然让她坐起来?”幸灵说:“姑且扶扶看。”于是由两个人将她夹持著站了起来。再过了一会儿,夹扶的人离开,她便能走路了。这就是用布气的方法治病。宋代的苏东坡曾经在《东坡志林》一书中说:“学道养气的人,在自身气充足之馀,能将气给别人。京城附近道士李若之就能这样做,叫做布气。我二儿子苏迨自小虚弱多病。李若之和他对坐著为他布气,迨觉得腹中如同初升的太阳照著,温温的。”[1]同书又记述说:欧阳修有足病,症状稍有点奇怪,医生们没法子治好,道士徐问真教他汲引气血,从脚后跟引至头顶心,照他的话做,病便好了。这是比较典型的以气功为人治病。不过经常的情况,则是道士在以符咒给人的同时,配合以布气等法。

道士对某些传染病的传播方式及隔离措施有相当正确的认识。比如道士知道肺结核(古代称尸注、尸瘵)具有顽固的传染性,指出,它的传播方式常有食传(通过与病人共同进餐或吃病人剩下的食品而被传染),衣传(穿病人衣服,用其被褥等被传染),以及屋传(病人尤其是病死者的所住房空关多年后,仍有传染性,不知道的人住进去仍会得病)。同时他们也已正确地指出,这种病的病因是像“血片似的”“小虫”--现在知道它们是结核菌。所以在行法时,除用符水为病人禳解外还将病人用过的衣物烧去,将病人吃过的食品等扔入河中,以杜绝传染。

注释

  1. 学道养气者,至足之馀,能以气与人。都下道士李若之能之,谓之布气。吾中子迨少羸多疾,若之相对坐为布气,迨闻腹中如初日所照,温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