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晚功課

出自 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前往: 導覽搜尋


齋醮科儀
修持
早晚功課 煉氣
雲遊參訪 齋戒
戒律
正一派戒律
全真派戒律
宮觀清規
符籙法術
神咒 掐訣 步罡
變化之術 祈福禳災 考召
驅邪 治病 送瘟 術數
儀式
三籙齋名 羅天大醮 破獄燈儀
先天斛食濟煉幽科儀 煉度儀
關燈散花科儀 進表科儀
壇場設置
齋壇 醮壇 戒壇 萬法宗壇
道冠服飾
法器
木魚 令牌 如意 法印
法杖 法劍 雲鐺
麈尾 鐃鈸
壇場執事
高功 都講 監齋
侍香 侍燈 侍經
神誕慶典
迎神出會 香期與廟會

早晚功課是道教的宮觀道士主要的修持形式之一。

由來

「課」指的是課誦,「功課」就是例行的作業。早晚功課就是道士每天早晚兩次上殿念誦必讀的經文。早期道教沒有早晚功課的記載。南北朝時,道教的宮觀道士有「常朝儀」,《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私》稱,「四眾三洞,可旦夕常行,所以謂之常朝」。常朝儀的核心部分是禮十方,同後來的早晚功課以誦念咒經誥為主不同。但以天天舉行的形式而言,又是十分接近的。明代正續《道藏》中亦無早晚功課的經籍。清代成書的《道藏輯要》收有《清微宏範道門功課》和《太上玄門功課經》等兩種,從經名冠以「清微」可知,當是清微派道士傳承之經籍,大約出於清代以前。另據佛教叢林約在明代才較普遍地形成朝暮課誦制度,而全真道觀建制仿效佛教叢林,因此道教的早晚功課制度,推測可能形成於明代的中晚期。明末清初,道教的主要宮觀才較普遍地以早晚功課作為一種修持形式。

==內容==] 道教宮觀道士的早晚功課的內容大致是相同的,主要是經、誥和等。但隨著所屬宗派的不同,所在地區的差別,也略有差異。例如:全真派的早課中有頌讚本派祖師的「北五祖誥」、「南五祖誥」和「七真誥」。正一派的晚課中有頌讚本派祖師的「祖天師寶誥」和「虛靖天師寶誥」,茅山道院道士的晚課中有「三茅真君寶誥」等等。宮觀道士的早晚功課的程序大致相同,都是以「開經偈」或「香讚」開始,以「十二願」和「三皈依」結束。早課中間包含三個部分,一是各種咒(如:凈心神咒等),二是幾部經(如:太上老君說常清淨經等),三是各種誥(如:玉清寶誥等)。晚課中間包含二個部分,一是幾種經(如:太上洞玄靈寶十方救苦妙經等),二是各種誥(如:斗姆寶誥等)。

作用

宮觀道士日常舉行早晚功課的目的是為了修道。柳守元《清微宏範道門功課》的《序》中稱,「金書玉笈為入道之門,寶誥丹經乃修仙之路。得其門,可以復元真之性;由是路,可以煉不壞之身。是故羽士住叢林,奉香火,三千里行持,十二時中課誦。朝夕朝禮,期上接夫聖真;夙夜輸誠,祝永綿夫國祚」。另一個目的是為了養生,柳守元稱「不勤持誦,何以保養元和」。道士作早課時,多在卯時,此時,陽氣初升,陰氣未動,飲食未進,氣血未亂。通過早課,會產生心平氣和、脈通竅利的保健功效。晚課時間一般在酉時,此時人已疲倦,陽氣衰微,陰氣漸旺,邪氣游蕩,通過晚課,能消除疲勞,平靜焦躁,產生精力振奮、有益睡眠的功效。因此,柳守元云:「若能矢志專誠,二六時中,猛勇精進,永無退轉,在世端能出世,居塵自可離塵,出入虛無,逍遙宇宙,自由自在,無滅無生,方寸不染,一塵妙用,直超三界。若此者,了自心一念之塵根,脫世上三途之苦厄,履長生之大道,渡苦海之洪濤,禳災而災消,祈福而福至,無求不應,有感皆通」。

參考資料

  1. 《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私》
  2. 《清微宏範道門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