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玄篇

来自蓬瀛仙館道教文化中心資料庫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指玄篇》系内丹学著述之一,包括两部分。收入《藏外道书》第6册,宋代白玉蟾撰。

第一部分《谢紫阳真人书》以“上书”形式表达作者对丹道的理解。首先,白玉蟾指出,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大道本来是无法形容的,如果勉强要形容,那就只能说它是“空寂虚无,妙湛渊默”的;心的广大本来也是无法比喻的,如果勉强要比喻,那就只能用“清净灵明,冲和温粹”来表征。如果一心能够无为,那就可与大道相感通。白玉蟾在这里之所以先叙说大道与心的性状,是因为内丹之修炼必须调整心灵,达到静默无念的境地,才能与道合其真。

其次,白玉蟾指出,向来丹道之书使用很多难懂的名词,学者应该注意,其实此类名词术语不过是比喻而已。甚么黄芽、白雪,甚么神水、华池,甚么铅精汞髓,并非体内真的有此等品物存在。试想一想,谁看见了头上有个鼎,腹中有个灶?谁感受到在心中有甚么日乌、月兔、天马、地牛?要知道,龟蛇之象、二八、九三之数,都只是阴阳的代名词而已。弄清这种比喻的写作风格是很要紧的,否则就会被那些稀奇古怪的术语搞得昏天黑地,无所适从了。

第二部分《辨惑论》,作者自叙跟随业师陈泥丸九年,有一天在岩石边上松阴之下,向老师请教“修仙有几门,炼丹有几法”的事。陈泥丸告诉白玉蟾:修仙有三等,炼丹有三乘,上等的为天仙,修得天仙之道,能变化飞升,上等根器的人可以学习相应的丹法,这种丹法乃是以身为铅,以心为汞,以定为水,以慧为火。这是上乘炼丹之法,片晌功夫可以凝结,十月成胎,其法简单,不用卦爻为指导,也没有用“斤两”的数目来形容;中等的是水仙,学习水仙之道,能出入隐显,中等根器的人可以学习水仙之道。相应的丹法就是以气为铅,以神为汞,以午为火,以子为水,在白日之间可以完成筑基的功夫,三年能够显示丹象。中乘丹法,虽然以卦象符号来引导,却没有斤两的数量表示。下等的是地仙,学习地仙之道,可以留形在世间久住,下等根器的人可以学习地仙丹法,这就是以精为铅,以血为汞,以肾为水,以心为火,在一年之间可以融结精气,九年能够成功。不过,这是下乘炼丹法门,既有卦爻来引导,又有斤两的数目来陈述,相当复杂烦琐。在白玉蟾与陈泥丸的对话中,还有许多关于炼丹成功的描写,显得相当神秘,比如“阳神现形,出入自然”等等,这种宗教体验性的描写,自然是难以被一般人所理解的,一般民众对此有没有必要追求。实际上,在《辩惑论》中最重要的是作者告诫人们“忘机绝虑”的一些口诀。作者指出,天下学仙的人很多,但成功的很少,所以往往生疑而失去信念,或者无人指点而冒险行事,这都是应该避免的。

另《指玄篇》亦可以指以下著作:

  • 北宋陈抟撰《九室指玄篇》。据《宋史‧陈抟传》言:“抟好读《易》,手不释卷。常自号扶摇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言导引及还丹之事。”此书后来散佚,世人只能从张伯端著《悟真篇》所引中窥见其部分思想内容。今人李远国经十馀年的用心辑录,整理出陈抟著作佚文四、五万字,其中就有《指玄篇》,可作为重要的参考。
  • 修真十书》所收《杂著指玄篇》。《修真十书》编成于宋末元初,汇集了许多道教的内丹著作,其卷五十四为《杂著指玄篇》,所收著作共十二种,第一种为白玉蟾撰《白先生金丹火候图》等,第二种为石泰撰《还源篇》等,第三种为陈楠撰《紫庭经》等,第四种为白玉蟾撰《修仙辩惑论》、《谷神不死论》、《阴阳升降论》、《丹房法语》,第五种为张伯端撰、黄自如注《金丹四百字》,第六种为白玉蟾撰《谢张紫阳书》、《谢仙师寄书词》,第七种为晋代许逊述《垂世八宝》,第八种为无名氏《醉思仙歌》,第九种为钟离权述《丹诀歌》,第十种为薛道光撰《丹髓歌》,第十一种为无名氏《修真十戒》,第十二种为西山先生《卫生歌》。其中白玉蟾撰《谢张紫阳书》、《修仙辩惑论》两篇,后来又被明代彭好古编《道言内外秘诀全书》合刊为一卷,冠以《指玄篇》之名。
  •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四七又记北宋道士张白也曾撰有《指玄篇》,但今已失传。

参考资料

  1. 白玉蟾:《指玄篇》,《藏外道书》第6册第168至172页。
  2. 《吕祖全书》,见《藏外道书》,第7册。
  3. 《修真十书》,卷五十四,见《道藏》,第4册。
  4. 李远国:《道教炼养法》(北京:燕山出版社,1993年),第三章第六节。